古人吃什么样的蔬菜

古人吃什么样的蔬菜
古人不光注重谷物,也喜食蔬菜。《尔雅·释天》:“谷不熟为饥,蔬不熟为馑。”可见,在古人的饮食结构中,除了主食,蔬菜同样是不行少的。    与“五谷”相对应,古代也有“五菜”。据《黄帝内经》一书说,这“五菜”分别是葵、藿、韭、薤、葱。    葵,又叫露葵、滑菜,为百菜之主。古人常食者为冬葵,秋天培养,当年即可采其苗叶为蔬。而其宿根至来年春天仍可发芽。葵味甘而无毒,又有宜脾滑肠之成效,故可备四时之馔。早在《诗经·七月》中即有“七月亨(烹)葵及菽”的记载。《周礼·天官·醢人》还记有“葵菹”,即用葵叶制成的酸菜。古人食葵,仅掐其嫩叶,而不伤其根。而葵之所以被列为“五菜”之首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适应性强,不拘肥瘠之地,处处都能成长。《汉乐府·十五参军征》便记载了一名老兵在退役之后,于新居的废墟上见到了“旅葵”,即野生之葵,并“采葵持作羮”。但因为食物结构的改变,唐代今后便无人再种葵,今日也无人食葵了。近年来菜市场上卖的秋葵,乃是葵的另一种类,并非古人所食之冬葵。    藿即大豆的嫩叶,在古代常被穷苦人家用来做羮,即所谓“民之所食,大略豆饭藿羮”(《战国策·韩策一》)。古人还常将“葵藿”连称,如南朝宋鲍照《代东武吟》:“少壮辞家去,穷老还入门。腰镰刈葵藿,倚杖牧鸡豚。”可见,葵、藿在古代都是很一般的蔬菜。今日,除了在餐桌上还能见到炒豆苗,作为蔬菜的藿无人再食了。    韭者,久也,可一种而久生,故名。韭是一种早春的蔬菜,故常被用于祭祀。如《诗经·七月》便有“四之日其蚤(早),献羔祭韭”的记载。“四之日”即夏历的二月,当时韭菜刚刚长出嫩叶,新鲜无比,故与小羊一同被用作庙祭的祭品。在古代,韭菜也是一道甘旨。如杜甫的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(《赠卫八处士》),苏轼的“渐觉春风料峭寒,青蒿黄韭试春盘”(《送范德孺》),都流露出对韭的喜欢。春韭既可入“春盘”,又能与“黄粱”般配,可见其滋味是多么鲜美。    薤,又称野蒜、山葱等,今俗谓之藠头,是一种叶类葱,而根如蒜的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。其白色球状鳞茎称薤白。薤在古代既可用于调味,又可作为蔬菜独自食用。宋代诗人张耒在《种薤》诗中写道:“薤实菜中芝,仙圣之所嗜。”与葵、藿相同,薤作为蔬菜,今日已很少有人再食用,仅仅作为中药的薤白,还一向被运用。不过在我国文明史上,薤却留下了不灭的印记。因为薤叶外表润滑,露珠在上面很快便干,故“薤露”常被用来比方人生之时间短,并被谱为歌曲。先秦时期宋玉在《对楚王问》中便说到《薤露》之曲,说有人歌唱此曲,“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”。到了汉代,《薤露行》又被用作挽歌。    葱原产于我国。因其调味、单食俱佳,且具有必定的医疗功用,故与韭菜相同,成为“五菜”中古今人们一向喜食的蔬菜。    除“五菜”外,古人常食的蔬菜还有葑、菲、壶、菘等。《诗经·谷风》:“采葑采菲,无以下体?”其所谓“葑”即蔓菁,“菲”即萝卜。蔓菁又叫芜菁,俗称大头菜,其块根肉质,可供蔬食。并且,因其成长速度快,种下后一两个月即可食用,故又被当作救荒食物及军粮之弥补。如《后汉书·孝桓帝纪》记东汉永兴二年(公元154年)六月,因蝗災与水患,五谷不登,桓帝曾下诏“令所伤郡国种芜菁以助人食”。而诸葛亮平定南中时,于行军途中,也曾令军士多种蔓菁以济军食,故蜀人至今尚呼蔓菁为“诸葛菜”。而萝卜早在先秦时期即已被培养,并被食用。《尔雅》称萝卜为芦菔,北魏贾思勰在《齐民要术》中更有萝卜培养办法的记载。此外,《诗经·七月》还记“七月食瓜,八月断壶”,其所谓“壶”即葫芦,其内瓤在古代也是一种重要的蔬食。今日人们作为蔬菜食用的瓠瓜,便是葫芦的改良种类。    菘即今日所说的大白菜。因其凌冬不凋,有松之操,故谓之“菘”。而“秋来晚菘”与“春初早韭”相同,都被古人当作美食。如宋代范成大在《四时田园杂兴》诗中就咏道:“拨雪挑来塌地菘,味如蜜藕更肥。”苏轼在《雨后走菜圃》中更说:“白菘类羔豚,冒土出蹯掌。”足见大白菜古往今来一向都是人们喜欢的蔬菜。    除了培养的蔬菜,古人也食野菜,最常食者为薇菜与荠菜。薇即野豌豆苗,又叫大巢菜,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,在古代曾广泛地成长。当年伯夷、叔齐隐居首阳山(今甘肃渭源县境内),不食周粟,即以薇果腹。《诗经·小雅·采薇》中记载了周代戍边的战士以薇果腹的故事。到了后来,“薇”成为一种文明符号,即坚毅异常的精力的标志。苏轼与陆游都食过薇。苏轼不光在黄州东坡种薇,并且还留下了咏薇的《元修菜》一诗。陆游也留有《巢菜并序》一首,记其“自候风炉煮小巢”的兴致。今日,薇的散布地域已大大缩小,只在甘肃文县及陕西宁强县一带的山中尚有成长,并且多用以出口(首要销往日本),国人很少食用。    荠菜是一种十字花科的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植物。因为其养分丰厚、幽香鲜美,可药食两用,也深受古今人们的喜欢。《诗经·谷风》及《楚辞·九章·悲回风》中都有咏“荠”的诗句。春秋时期的师旷还以荠菜为甘草,观其成长情况以占岁之丰歉。古代,早春食荠已成为一种风习,人们常以荠菜为主料制成春盘以相互赠送。时至今日,荠菜仍是一种甘旨。    在古人所食的蔬菜中,还有一些与丝绸之路的注册密切相关。跟着张骞出使西域,丝绸之路正式注册,汉、唐时期,胡萝卜、黄瓜(胡瓜)、芫荽(俗称香菜)、菠菜等蔬菜自中亚传入我国。宋、元今后,跟着海上丝绸之路的疏通,辣椒、西红柿、马铃薯等也自南美等地来到我国,成为我国人的重要食物。这些蔬菜既丰厚了我国人的饮食,也成为丝路文明的物质见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